今天, 2017 年最後一天的最後一個小時,我在這繼續活著,瞭解了一些事,不知道未來。

在 2017 年 12 月 31 日的最後一個小時,我覺得是時候寫東西了。曾經我的腦袋裝了無數的念頭和碎念、感想等等,一片感覺、一絲音樂或一流酸處,有些成功醞釀出成型的文字圖,有些就這麼帶著陰晦或吉光隱去。曾經我的寫作是一種對生命的壓榨和對生命的否定,也曾經我的寫作是故作世故或故作陽光,我確知接下來的自己會以誠實為主,因為我好不容易懂了些真理的點羽、大宇的實態,在那之前,確實沒有什麼好故作感慨或故作華麗的,也只有緊緊根繫其中才有其存在的形狀吧。

我不會再說自己經歷了什麼苦痛,因為就連那些苦痛你也很難說那是苦,而且那聽起來還有些無知的矯情,孩子踢腿般的嗲嗲聲。但我也無法否認那不可思議過程的,從軀體內部、肚臍和腹腔的中心點附近經歷過的翻騰和暴力掏空。那就是命的絕對和無可拒絕。

我很想說人的命運是自己決定的,但我知道不是。人能決定的範圍很有限。

但就是因為這個事實,生命才如此燦爛。

現在的我覺得生命是無奈又暖和的,只想把握死前的每一秒,把想做的、要做的事做一做,只想不留遺憾地死,死後燒成灰隨便撒撒那就是最幸福的。

我不知道我完成這數十年光陰的功課後,是否大宇對我有其任務,又我能活到幾歲,但我只希望,剩下的時間活得乾淨簡單無憾,平淡安靜就是最好的,直到最後也平淡安靜,就是大福。

祝 新年快樂

MOUMU 矛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