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無疑是美國 20 世紀最具代表性的歌手之一,除了歌手身涯橫跨不同世代,發行《Stranger in the Night》、《 New York, New York》等無數金曲,其深富傳奇色彩的人生,即使是到了 21 世紀的今天,依然是人們難以忘卻的聲音與故事。身為歌手的辛納屈,同時也是奧斯卡最佳配角、甘迺迪總統摯友,以及美國演藝人所組成的 Rat Pack(鼠黨)的代表性人物;而他與黑手黨間解不開的關係謎團,更是讓那傳奇一生更添神秘感。

口袋裡總不忘放許多十分美元銅板,這有趣的習慣源於他解救被綁架的兒子小法蘭克辛納屈的故事,此事甚至被製作成影集;他對種族平權的堅持,運用他強大的影響力,成功迫使賭場和酒店廢除種族隔離制度。甚至到他逝世後,美國總統與英國首相也紛紛地表示悲痛;面對死亡的到來,其臨終遺言依然延續他作風的傳奇感,留下一句:「我要輸了」作為壯闊人生的句點。

以這樣的傳奇身影為靈感,進而發想而成的雅典酒吧「Drunk Sinatra &Rehab」,當然也不可能是一個平庸的存在。Drunk Sinatra &Rehab 是共有「 醉倒雅典(Drunk Athens)」稱號的「Drunk Sinatra」與「Rehab」兩間酒吧結合而成。調酒師 Antreas Dimitropoulos 帶領夥伴 Dimitris Kraskas 和 Akis Papanastasiou,在前衛並帶有 60 年代復古調性的迷幻空間中,以辛納屈的歌曲為酒譜,隨著季節設計出一杯又一杯調酒藝術品,亦即一套又一套的辛納歌曲播放清單。

「我們創造的是歌曲播放單——調酒都是以我們最愛的歌曲命名的——這是我們渴望帶給人們的一切。」調酒師 Antreas Dimitropoulos

 

在搖擺歌曲時代起家的法蘭克辛納,歌曲是一個又一個的故事;一段段旋律唱的可能是紐約摩天大樓的燈光閃爍,人群的摩肩擦踵,也可能是夜晚霓虹燈間與陌生人的眼神相交。而 Drunk Sinatra &Rehab 酒吧的風格,也正體現存在於法蘭克辛納音符裡的迷幻氛圍。

這裡擁有不同於其他酒吧的前衛美學,呼應著法蘭克辛納屈華麗的人生與其不斷進化的音樂。如日本漆器般的牆壁,黑底上有金色的植物剪影 ,鑲嵌著金花邊的西洋鏡;游移在其中的是各色魚群,與金黃色的植物繪畫相互映照,彷彿一群活在鏡中的缸魚。店內的照明更是獨特,紅光打在金色沙發上,在大理石桌面上反射出金光與紅光,虛實交錯,仿若電影或夢境中的場景。 自天花板垂墜而下的紅布條,夾帶著極簡的紙燈籠,有時也搭建成一片片異國風情濃厚的花叢,猶若為下方吧台區的客人打造出一片綺麗幻想。還未被酒精催化而醉倒,便已為周遭的異境叢林傾倒。

吧檯後方是壯觀的酒架,以及一面巨大的魚缸,替暖調的空間添上一抹妖嬈奇異的寶藍。酒架上擺放各式酒類,蘭姆酒、威士忌、琴酒、龍舌蘭酒等一應俱全,每一季都會全面更換,配合當季的調酒清單。對調酒師 Antreas Dimitropoulos 來說,龍舌蘭、龍舌蘭酒、龍舌蘭糖漿是他心頭的軟肋,所以在他的酒單裡頭總能發現許多龍舌蘭的蹤跡。

細數酒單,便能發現多曲辛納屈的經典作品,「Strangers in the Night」在舌尖上調和椰香、龍舌蘭以及鳳梨的滋味,或是一杯名為「辛納屈」的調酒,可說是最能代表 Drunk Sinatra &Rehab 的作品。其靈感來自於辛納屈本人和他最喜歡的早餐:培根與蛋。先是酸與甜的前味,接下來是「Mezcal 」(龍舌蘭酒的一種)的特有煙燻味;前奏剛止,味蕾便接著便沉入黑啤酒與橡木片、肉桂的辛辣中,彷如走一遭法蘭克辛納屈跌宕起伏的傳奇人生。

以調酒吟唱著法蘭克辛納屈的歌曲與傳奇故事,Drunk Sinatra &Rehab 讓雅典貪圖杯中物的酒客們沈醉其中,在華麗的光影與辛納屈傳奇的色調裡不能自己。

Drunk Sinatra &Rehab
Thiseos 16 Sintagma, Athens
Opening Hours: Sun-Thu/ 05:00 pm-03:00 am
Fri-Sat/ 05:00 pm-05:00 am
T: +30-21-0321-1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