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是科技發展狂舞的世紀,亦是環保意識達到高峰的紀元,人類在「拓展自己的慾望」與「尊重地球母親」之間,該如何平衡?丹麥因自然資源的有限,「絕不浪費」之價值觀與前述的「洋特法則」,造就科技與環保、創新與傳統、發展與保留的絕美平衡,將每分資源價值最大化,人與人、與自然之間的平等,在過去淘金,在未來揮灑。比鄰丹麥最大港口哥本哈根港的傳統工業港 Nordhavn,將如已發展完成的新城區 Ørestad 一般,成為設計師的遊樂園——一座屬於未來的濱海新城區。

自 2013 年開始擴建的 Nordhavn,是當時北歐區鋼材消耗量第一、最大規模的工程之一,填海工程將持續到 2022 年至 2025 年。以乾淨土壤與回收土壤作為填海素材——即使如此,對自然卻依然有一定程度的傷害——這是人類發展的必然代價。然而,與此平衡的,是在能源開發、電網架設、雨水回收、廢棄物循環、道路設計、建築設計、空間設計與交通規劃上,全面以節能減碳為思慮骨幹,更獲德國永續建築委員會(DGNB)金級肯定的「永續城區計畫」。

這自 19 世紀末起始的港口,在歷史與尚未抵達的未來間,「The Krane」便座落其中;由丹麥建築產業裡被譽為「充滿遠見的夢想家」Klaus Kastbjerg 與建築團隊 Arcgency 設計師 Mads Møller 聯手操刀。Klaus Kastbjerg 可說是最熟悉 Nordhavn 區的人之一也不為過,他曾參與旅人造訪哥本哈根必去的食物市集 Paper Island(PapirØen),將原為老筒倉的空間巧手轉變為坐擁海景的公寓 The Silo,也曾與打造雪梨歌劇院的建築師 Jørn Utzon 合作 HARBOUR HOUSE。

「The Krane」,正因建築本體為真真實實的起重機(crane),過去在港口擔任著搬運煤料的角色——它有資本主義的驕奢,也有丹麥不願張揚的謙遜。這是極度陽剛、工業化、征服欲的一景,以古物新修的創意在哥本哈根的工業港,上演資本主義極致的夢想實現:華貴、獨尊、居高臨下的慾望。然而,卻又同時並行丹麥的鄉愁與節制,以及新世代以「人」思考的出發點,渴望同時展現對自然的重視與對人本的敬意。

丹麥設計之所以受世人景仰,正因他們擅長以極簡的方式重新定義奢華。位在起重機最高層的「THEKRANEROOM SLEEP」 ,前身為引擎室的空間,如今巧妙轉變為兩人世界的海畔居所;私人通道往兩側陽台而去,在不同時間點望去便能欣賞海景的日出與日落。

予煤礦起重機的過去以禮敬,全室以黑為主調,以皮革、石材、木材與鋼材的紋理交織展現個性,丹麥藝匠的手工傢俱錯落有致,生活機能用品被隱藏在牆壁的隔板中。「踏進飯店房間時,總有上千件事情在發生,使我們必須再去習慣環境。使用全黑與潔白的床單襯托景致,使人們置身於寧靜,觀賞如藝術般的全海景。」Klaus Kastbjerg 解釋。以極簡語彙運用顏色,賦予空間寂靜的沈著感,讓室內隨日光的變幻,盡顯細緻的情調更迭。

重視極簡主義、功能與「少即是多」、「重質不重量」的丹麥設計原則,也體現在第二層的 SPA。設計團隊選用色調明亮的灰石材與大片玻璃窗,無論炙夏或冬寒,皆邀請自然光影入內。最下層的 GLASS BOX 會議室,亦以玻璃牆面與環繞海景迎接與會人士,以「與自然同在的心」規劃設計。此空間可容納 20 人,是征程的起步,亦是提供全面隔音保護措施的創新巢。

慾望若執進取的謙遜、平等的胸懷之手,那麼人類的發展將不再是破壞自然的毒藥,或是能將資源最大化、與自然互利互惠的系統。在 Nordhavn 濱海城區完成前及完成後, The Krane 將繼續在厄勒海峽畔,以煤礦低調的黑定義丹麥人眼中的奢華,以不浪費展演資本主義的節制,以謙遜展現平衡的開發。

The Krane
Skudehavnsvej 1, Copenhagen, Denmark

Photography/ Rasmus Hjortshøj @ COAST Studio unless stated otherwise.
All Images Courtesy of The Krane.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建築與設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