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畫家 ] Svetlana Tiourina (1964) 俄羅斯靈魂,飄盪到荷蘭,扎根。

 

 

“My work stems from a personal search for the inner man: his soul and spirit. Pain, longing, sadness, sacrifice, courage, fasting, temptation, dreams, struggle between good and evil, everything in human lives, is my endless inspiration. This complex of human illusions is contained in the most perfect earthly form: the human body. The Greek tradition is the perfect example of such a harmonious interplay of inner and outer. The woman and her emotional life are the main motif in my work. Her fragile beauty is enhanced by mystical gifts and a profound intuition. In my paintings is a romantic mood is often mixed with mild melancholy. People, gods and animals are all symbols and mysterious significance will be the viewer himself to be discovered.”~Svetlana Tiourina~
 
     [Flower Wild]
「 我的藝術在于探索人類的內在:靈魂和精神。痛苦、孤獨、悲傷、犧牲、勇氣、禁慾、誘惑、夢想、善惡間的掙扎…包含在人類生命中的一切,這些是我永無止盡的繆思。這些複雜的人的多面向匯聚在現實俗世中最完美的承載體裡:人類的血肉之軀。希臘傳統文化完美演繹內在與外在的和諧。女人和女人的感性是我最主要的主題。上天賜予的神祕性和不可思議的第六感使她們脆弱的美麗魅力更添色彩。在我的畫作中可見浪漫混合著淡淡的憂鬱。人、神和動物具有何種神秘的象徵意義,是由觀者自己去探索和發掘的。」
~Svetlana Tiourina~
(前言的翻譯,矛木作,歡迎指教)

                                                         Svetlana Tiourina 

Svetlana Tiourina 於1963年出生於俄羅斯烏拉爾(Urals, Russia)地區,1994年定居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Amsterdam),在此生活、工作。2003 年以兒繪本作家、插畫家得到 Pr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獎項。2004 年開始全副身心投入繪畫。

                     
 

Svetlana Tiourina 出生在民族、文化百家爭鳴之地— 俄羅斯烏拉爾地區(紅標處)。烏拉爾聯邦管區幅員遼闊,橫跨4個時區,北部與北極海接壤,南方與哈薩克相鄰,包含20種以上不同的民族與40種以上的宗教

這個紛雜而豐富的土地, Svetlana Tiourina 生活在此,汲取匯聚在此融合已久的各大洲文化,與不同的民族、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思維接觸連結,內化為自己的東西,再藉由己身的人生軌跡,所遇人事物,從中誕生對宇宙世界的解讀、對生命的體會。

[Morning Spirits]

Svetlana Tiourina 的作品有俄羅斯人的奔放冷酷、日耳曼人的古典優雅、韃靼人的鮮艷撒潑、巴什基爾人的野性健美、烏克蘭人的混血麗質,以及少數民族如漢特人、曼西人、涅涅茨人為生存奮鬥的悲傷、憤怒、堅毅、痛苦、對大自然的尊崇。
 (2010 Work)
Svetlana Tiourina 定居荷蘭阿姆斯特丹,四週皆是藝術底藴深厚的歐洲大國,德國、法國、奧地利、義大利…,其中奧地利維也納的象徵主義畫家 克林姆 (Klimt),以及法國的竇加 (Degas),是筆者主觀影響她最深的。
(No Data)
Klimt 經典的裝飾畫法:隨意點綴的花朵、圖案、紋路、色塊,聚焦在女體的構圖方式,以及運用多種視覺元素表現人物心理狀態、靈魂、精神、氛圍、氣質。
Svetlana Tiourina 使用以上表現方式,將自身內在的感觸、人生所有的歷練、所見所聞、所追求的靈性探索等從她不可見的心靈中帶到現世,使我們能各自依各自的觀點、共鳴點、自我探索、世界觀等,自由地觀賞、解讀她的畫作。
同時 Svetlana Tiourina 也借由此表現方式,呈現她眼中女性的不同面向:「純潔、柔軟、細緻、熱情、恐怖、殺意、稚嫩、成熟、理性、感性、安靜、爆裂、憤怒、愛、陰鬱、光明…。」
(No Data)
(No Data)
而竇加(Degas) 對人物皮膚的處理、光影的描繪,一併融入 Svetlana Tiourina 的敘述手法中。
我們可以看到在各種裝飾性、象徵性的筆畫、色塊和圖紋中,人物是厚實的,能感到重量、溫度、血液的,竇加 (Degas) 在芭蕾舞系列的畫作中,在厚實的肌膚上,打上藍色的光。這個手法我們在 Svetlana Tiourina 的作品中也能窺見。在 Svetlana Tiourina 的作品中,光影不止表現人物的感情或畫作的戲劇性氛圍,更是一個將人物心靈、精神上的語言具現化、帶到觀者眼前的途徑。

 

(No Data)
筆者見到有些評論對於她明顯受到克林姆 (Klimt) 影響感到不滿。他們認為這是一種抄襲,使得她的藝術非原創。
但,這個世界上的一切哪一樣不是將過往先賢的智慧融合、再發想、再創新呢?
好的藝術,真的藝術,是能撼動人心、使人在精神靈性上有所觸發的事物。
而 Svetlana Tiourina 的畫作正擁有靈魂。
擁有靈魂的事物,用什麼語言,重要嗎?
Svetlana Tiourina FB:

Svetlana Tiourina website: 

http://fineartamerica.com/profiles/svetlana-tiourina.html

 

moumudo.net

 

moumudo.co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