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方交織的記憶蠶繭,孩童的真實凝視:藝術家 ELENA TSIGARIDOU

我最愛的是白色——一種包容所有顏色的顏色。 出生在特別的國度,位在亞洲與歐洲交界的島國——賽普勒斯共和國(Κύπρος)的首都尼古西亞(Λευκωσία),目前生活在拉納卡( Λάρνακα ),Elena Tsigaridou 畢業於藝術大學,同時有自己的創意藝術學校。特殊的成長背景,或許讓她對於釐清世界的不同以及疑惑有特別的追求與想法——她認為「美」是關於真相,她使用的媒材沒有限制,她喜愛的是能包容所有顏色的白色;或許她在摸索中所選擇的元素及其所展現的,發散著獨特與一體的融合,在繪畫裡屬尋找著於她的答案。     […]

By |2017-09-22T15:31:07+08:0015:31:07|⧫ COLUMN, MOUMU Polysh Column|0 Comments

細縫裡別有洞天:極簡描繪的光影住宅,大阪 Shoji Screen House

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現代人逐工作而居,越來越擁擠的城市和越來越昂貴的負擔,眼看就要壓垮人的生活與居所。每日與金錢的追逐,是否本末倒置?一片藍天,一縷草香,一抹樹影,新鮮的空氣與沈靜的私人空間,其實幸福的圓滿很簡單,但是詭譎的現代社會卻不容許悠哉的田園生活,將人一批又一批塞入烏煙瘴氣的喧囂城市裡。但在城市狹窄的一隅,我們依然伸向能擁有自己的一片天空;來自日本 Yoshiaki Yamashita Architect & Associates 設計工作室的作品 Shoji Screen House,座落在大阪市的古舊一隅,以空間設計開闢了一片淨思的角落。 […]

By |2017-09-21T15:00:48+08:0015:00:48|⧫ COLUMN, MOUMU Polysh Column|0 Comments

另一種藝術棲居:中國書畫藝術家許宏泉廠房改建的工作室

比鄰的異色花朵各自發展繁茂,漫長的渲染讓彼此帶有對方的色彩;今日終於迎來一株新花芽,整座花園都將落下嶄新的花雨。東西方文化各自落腳,各自有各自的碰撞與融合,展開一個全新的時代。隨著曾經的東方代表中國再度崛起,西方再度憶起東方國度的神秘與深邃,再起的東方吞食西方累積的碩果,在世界文化開啟大幅交融的時代。這樣的景況,在中國尤為明顯,於藝術、音樂、文學、建築、時尚、飲食、生活方式等眾多層面上,覺醒的中國用剛學會的西方語言,將自己的陳釀唱得如癡如醉。 […]

By |2017-09-21T14:55:45+08:0014:55:32|⧫ COLUMN, MOUMU Polysh Column|0 Comments

玻璃屋裡的堆疊書山:荷蘭 Book Mountain

荷蘭斯派克尼瑟(Spijkenisse),被包覆在鹿特丹大都會區裡;這座小鎮也許不似鹿特丹市中心熱鬧,但四十年來已從農業小鎮慢慢轉型為商業與教育的中心。對這座城鎮百分之九十的識字人口來說,這仿效傳統荷蘭農舍外型、內含書山的透明金字塔圖書館——Boekenberg Spijkenisse,無疑是釋放思緒與靈魂的一處綠洲。 […]

By |2017-09-20T20:38:46+08:0020:38:46|⧫ COLUMN, MOUMU Polysh Column|0 Comments

挖空二樓的夾心建築:東京「運ぶ家」

大都會的壅塞現象在世界各城市都逐漸顯現,從東方的香港、日本再到西方的紐約,蝸居現象已於現代城市裡無所不在;而多功能折疊式傢俱也越來越受歡迎,雖然目前價格依然昂貴,但在將來或會成為一股全球熱潮。從香港僅 1.5 坪的蝸居看向日本的窄小住宅,我們可以發現,窄小可以不是窄小,只要運用巧思,空間的可能性無限。 […]

By |2017-09-20T20:33:34+08:0020:33:34|⧫ COLUMN, MOUMU Polysh Column|0 Comments

城市一角的鄉村小木棚:倫敦 Notting Hill 回收廢棄物打造的餐廳,THE SHED

這個時代,有人迫不及待離開地球去往火星,亦有人回望地球母親,扎根蓋亞;有人信仰科技,亦有人投入於體悟生命。這是一個分眾的時代,人為科技日益進步,人心卻越來越委靡。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每個人的答案不同,但我們可以肯定,英國的格拉德溫三兄弟(Gladwin brothers),知曉本質的回歸。 […]

By |2017-09-20T20:25:45+08:0020:25:45|⧫ COLUMN, MOUMU Polysh Column|0 Comments

風雪淬煉的自然滋味:雪原中的薩米人帳篷餐廳,Tusen Ramundberget Restaurant

《諸神的黃昏》映射斯堪地那維亞大地的堅毅與向死而生。這片大地上的人們自古交戰,卻共有長夜與長晝錘鍛而生的不朽與真理。萬年前的冰河期,薩米人在這片土地上與冰雪搏鬥;千年前維京人勢力展開,薩米人開始面對世俗權力的驅逐。一直到近代,這片大地的人們摸索著找到了本心,薩米人也終於在拉普蘭大地安享淨土,身旁伴著馴鹿不棄。 […]

By |2017-09-20T20:21:42+08:0020:21:11|⧫ COLUMN, MOUMU Polysh Column|0 Comments

餐館裡的航海冒險:斯德哥爾摩 Oaxen Krog & Slip

一進門,自天花板懸吊而下的船彷彿在說:「跳脫一切!跳脫一切!」這個世界沒有泥淖,這個世界沒有幽谷,有的只有下一次啟航的準備。放掉對任何人事物的斯德哥爾摩情結,體會瑞典斯德哥爾摩動物園島上 Oaxen Krog & Slip 狂放無躁、沈寧大膽的自然哲學。「我們的根是什麼?」Oaxen Krog & Slip 的根是瑞典大地的鄉音與血肉,他們的帆是維京祖先的破浪高歌,他們的舵是現代瑞典的質樸美學。 [...]

By |2017-09-20T20:16:36+08:0020:16:36|⧫ COLUMN, MOUMU Polysh Column|0 Comments